二次元最爱青黄和东卷cp,大愛弱虫!東卷,新荒,今鳴,山坂,手青是我弱虫喜歡的cp。是小卷大癡漢!是不成熟的文手。三次元最愛2d!艾路和柯拉羅。最近最愛爆轟!

國王搶走了美男魚

*驅,葵,始人魚設定

*cp:戀驅,新葵,春始(不能接受者自行跳過)

*有舞台睦月君梗,食用注意





    從前從前,在一個深海裡面住著一個國家,一個很小很小的國家。裡面有屬於這個國家的國王,身邊有兩個兒子,並不是因為那貴族的血液的王族,而是單純故事設定罷了。

    國王身邊的兩個兒子都是國王在海上遇到並領養回來的,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最小的兒子擁有金黃的發色加上和發色一樣的尾巴,名叫驅。二兒子則是米白色的頭髮,發色不一樣的是,擁有著美麗獨特的水藍色的尾巴,名叫葵。而我們的國王大人有著帶紫的發色與紫羅蘭色的尾巴,上身適當的結實,帶著慵懶卻不失氣場的國王大人名叫始。

    驅因為好奇的性格,今天遊到海面上。與海底赫然不同的景色,浪水拍打在沙和岩石上。海鷗在天上叫著,驅坐在一塊不高的岩石上享受著帶著海水味的微風,尾巴打在水面上。

   “哇啊?!!”身後的驚呼聲引起驅的注意力。糟了,父親大人說過不能讓人類看到的。不過好奇心還是害死貓,比起先跳進水裡,驅轉身看了看身後的人類。人類一頭粉毛,手上拿著好像很好吃的食物。

   “吶~你手上拿的是甚麼?感覺很好吃~”

   “這個?這個是飯糰啊~話說!你是真的人魚嗎?!”

   “對啊~真的人魚。”驅摔了摔自己的尾巴。

   “那個…我可以摸一下嗎?!作為交換這個給你吃!”

   “可以啊~”驅拿過戀手上的飯糰,很高興地吃了起來。而戀星星眼地看著驅的尾巴,手上撫上驅的尾巴,預想以外的光滑,像是觸碰肌膚一樣的觸感。

   “那個你叫甚麼名字?”

   “父親大人有說過不能隨便報上名字~”

   “那這些都給你~”說著遞上便當盒裡的飯糰。

   “誒?!這些都給我嗎?!你真是好人!我叫驅!你叫甚麼?”

   “我叫戀哦~”



    於是這樣我們的小吃貨王子開始每天往水上跑,而戀也天天帶好吃的給驅。

   “甚麼?!你是王子?!”驅吃著曲奇驚訝道。

   “對呀~就是那裡的城堡哦~”

   “真想去去看,一定要很多好吃的!”

   “驅的尾巴不能變成腿嗎?”

   “不行哦~聽父親大人說要找藥師才會有腿!不過父親大人應該不允許吧…”

   “欸…這樣啊…本來想說如果驅來的話會準備很多好吃的東西…沒關係啦~我會等你可以去的那天的!”

   “真的嗎?!哇啊,最喜歡戀了!”單純的驅完全不知道某粉毛已經中箭了。



   “父親大人,我想要一雙腿!我想去人類的家裡玩!”

   “不行!外面的世界太危險了!”

   “可是我想去戀的家嘛。”說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始,始對這種最沒轍了。

   “真沒辦法…這是藥師的地址,要準時回家!”

   “謝謝,父親大人!”

   “都說叫我爸爸就好……”




    於是驅興高采烈地遊到始所給的地址,禮貌性地敲敲門。穿著藥師服裝的人魚遊了出來,只是看到開門人樣子的驅嚇到躲在一旁的石頭邊。

   “父親大人?!”

   “父親大人?我是藥師睦月君的是!”

   “誒!!!!!!!”

   “這位客人想要些甚麼?”

   “我想要可以有腿的藥…”

   “哈啊?!”

   “我想要可以有腿的藥…”

   “哈啊!有腿的藥嗎?”

   “是的……”

   “好的,我們這裡有不同的款式。請問你是要多毛型的還是美女的腿,還是兩種不同的腿還有隨機式的………”

  “請給我普通的就可以了……”



   終於拿到藥的驅已經精疲力盡。明天終於可以去戀的家了!太好了!

   隔天,驅就和平時時間一樣來到海面,戀已經在岸邊等著。

   “戀!我拿到可以換腿的藥咯!”

   “真的嗎?!”

   “嗯!”說著就在岸邊喝下藥水的驅被一陣霧包圍後,魚尾換成了雙腿。就在驅看到自己的腿興奮時。

   “哇啊啊啊啊!”戀看著眼前全裸的驅,臉一下就爆紅了。驅奇怪的歪著腦袋。

   “你先泡在水裡,我回去拿衣服!!!”

  

   “咦?你怎麼又變回尾巴了?”回來的戀看著驅在水裡無聊地用尾巴拍打著水面。

   “啊~聽說這藥是在幹的狀態下會變腿, 溼 了 之後會變回人魚尾巴哦~”

   “哦!來,穿好衣服去我家吧!”

    換好衣服後的驅被戀牽著手帶回家了,有點擔心過來看的葵在一旁的岩石躲著。

   “好漂亮的尾巴哦……”聽到聲音的葵嚇了一跳並看向聲音來處。在自己躲著的岩石上站著人,人穿著帶著幾分高貴的服飾。黑色的頭髮,加上手上拿著甚麼在喝。

   “你也是人魚?”葵點了點頭,並沒有說太多。

   “剛剛被粉毛帶走的是你弟弟嗎?”

   “誒?是的…”

   “真關心弟弟啊……!”本來還想說甚麼的新被一直本打算撲向海鷗的大型犬推進了海里。葵看到慌張地遊向新的方向並兩人遊到岸上。葵拍著嗆到水的新。

   “那個沒事吧!!!”

   “真的很漂亮呢,被陽光照著也很漂亮呢~”新擦擦嘴邊的海水繼續說道。

   “誒?謝謝……”而新猛盯著葵看。

   “吶~我好像喜歡上你呢……你叫甚麼名字?”

   “誒?誒?我……我叫葵……”被突然告白的葵腦袋一團糊,慌張失措地報上了自己的名字。沒想到,對方臉越來越近,然後就吻上自己的嘴脣了。因為過於害羞和不知所措下,葵用尾巴潑了一堆水在新身上後,逃走了。

   “啊啊…真可愛。”



    
    結果回到家的晚上,驅高興地吃著飯,葵則保持通紅的臉。

    “葵,沒事吧?臉很紅哦…”
 

   “沒事的,父親大人!”

   “都說叫爸爸……沒事就好…”

   “那個驅認識的人類是怎樣的?”

   “對我很好啊~也給我很多東西吃啊!話說戀的家超大的!好像還有個哥哥和國王耶!跟我們一樣!”

    第二天葵抱著可能“誤會人家”的心態第二次遊上了岸邊。一上岸就對上正在喝草莓牛奶的某人。

    “那個…昨天可能誤會你了……請問你叫甚麼名字?”

    “……我叫新。”誤會?

   “新君,每天都喝那個嗎?”

   “叫我新就可以了……這個很好喝哦。”

   “那叫甚麼?”

   “這叫草莓牛奶哦~”



    於是為了更瞭解這位被自己“誤會”的新,葵也每天跑去岸邊了。

   “誒?!你是那位戀的哥哥?!!”

   “對啊,雖然沒有血緣關係…”

   “感覺驅每次去你們家都玩得很開心的樣子~”

   “那你要去我家看看嗎?”

   “誒?!可以嗎?!”

   “如果你想來的話…”

    結果連葵都被“拐”到那座城堡去了,過於奇怪的情況下,始決定親自上岸看看。

   “啊!真的有很漂亮的人魚呢~”一上岸始就看到一個坐在岩石上帶著茶綠發色的男子。

   “你是誰?”

   “我是那座城堡的國王哦~我叫春,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春合上手上的書,帶著微笑介紹起自己。

   “我叫始。”

   “始……可以和我聊聊天嗎?”說著拍拍旁邊的岩石。始也沒有拒絕,只是帶著警戒。

   “始的尾巴還是很漂亮呢~紫羅蘭色有代表帝王之氣的意思哦~很合適始呢~”

   “是嗎……”還是?

   “我可以摸摸你的尾巴嗎?”

   “不可以。”

   “也是呢~始都在海裡面幹嘛呢?”

   “並沒有甚麼特別……”

   “始真是戒備啊~真的不記得我們在那見過面嗎?”

   “我不記得你,也不覺得今天之前有見過你。如果這是你們人類長用的搭訕的話,找其他可愛的女孩子去。”

   “啊啊~就這樣被否決啦。”一直微笑的春,聽到後一瞬間的苦笑。


   “時間也不早了,那回去吧~吶,始…”

   “怎麼了?”

   “可以每天都來和我聊天嗎?只是一會也好…”

   “好…”不知為甚麼揮之不去剛剛的表情,也不知為甚麼無法拒絕的始答應後,帶著疑惑跳進了海里。

   隔天也好後天也好,始都到海上去找春。每天都聊著無聊的事情或是帶著有趣的書籍看一整天。普通的休閒時間,不知為甚麼始有一種懷戀的感覺。記憶也隨著一天一天慢慢回憶起來。

   “你是那時候的……”

   “你想起來了?”

    以前的始也曾無聊的時候上過海岸,在岸邊的岩石上看到一個青年在看著書。打算在一旁看的始,茶綠發的少年卻先開口了。

   “就算現在剛春天,你在水裡不會冷嗎?”放下手中的書,看著水裡的青年,春打算伸手時,看見了對方的尾巴。

   “誒?!真的美人魚?!”始點了點頭。

   “我可以摸摸看嗎?”

   “不可以。話說你在看什麼?”

   “誒~這個是……”然後兩人就開始因為無聊每天聚在一起,聊天或一起看書之類。那之後,始發現自己開始喜歡上青年了,只是有一天,青年就沒有再來了。就算每天上岸都沒有再看到,於是人魚也沒有再上岸了。


  

   “抱歉啊…始,那時候因為父母過世的關係,嚴厲的管家都不讓我出門…那之後一直沒能再去海邊。始,你會原諒我嗎?”

    “不原諒,因為你領養的兩個孩子都把我的兒子拐走了。”

    “重點是那裡?!算了……吶~始,還有一件想和你說的事情。”

    “甚麼?”

   “我一直以來都喜歡始。從第一次見面到現在都一直喜歡始,朋友以上的!”沒有平日的嬉笑,認真的表情出現在男人身上。

   “哦,是嗎。”說著就跳回海里。

   “啊啊,真冷淡啊……我是被甩了嗎…”只是春並不知道,跳進海裡的始,耳朵紅紅的。始並沒有想到,明明隔了幾年的遺忘,但聽到告白時自己還是心跳加速了。明明已經放棄了……

    隔天,始還是像平常一樣來到岸上,只是今天並沒有看到提早來的春。坐在岩石上的始無聊地甩著泡在水裡的尾巴,又不來了嗎……

   “始?!”春看到始在後吓了下,春手上拿著一束紫色的花。該不會要送給哪個女孩子吧……

   “好慢!不是你叫我陪你嗎,現在要送花給別的女生嗎?”始有點不爽地甩了下尾巴。

   “咦……不是,這是要給始的。雖然我知道始不是女生,收花也大概不會喜歡。不過這些花都是我一直想著始種的,這是夕霧花,花語是熱烈想戀,一往情深。像始一樣的紫色,這些花都充滿我的愛哦~”吃醋的始好可愛!

   “真是笨蛋啊。”說著拉著春的領帶往自己方向拉,主動吻向春。

   “這些花不能帶到海里吧。”

   “始!不要突然做些對心臟不好的事情啊!話說始居然吻我?!始也喜歡我嗎?!”回答的只有尾巴甩向春和之後始紅紅的臉。



    結果始也換成雙腿到城堡一起生活了,可喜可賀。

-end-


【小劇場】
青年時期

春:始~可以摸下你的尾巴嗎?

始:不可以

結果春還是摸了,理所當然地被尾巴拍臉了。

現在

剛喝下藥的始,在霧散下尾巴變成了雙腿。

春:始~我可以摸下你的腿嗎?

始:不行。

結果作死的春擅自摸了,理所當然地被鐵爪功了。春摸著被抓痛的頭和始自然地換上男友過大的衣服又是後事了。


*白色情人節並沒有寫情人節的東西XD,本來想說先更如果系列的,但看完第三幕表示好想吃春始就先寫這個了XD春始劇情可能有各種bug各種發展太快,改了很多篇只能這樣了………

*有覺得bug的地方或ooc的地方跟我講我會儘量改的 _ (:3」∠)_

评论 ( 1 )
热度 ( 51 )

© Ah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