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最爱青黄和东卷cp,大愛弱虫!東卷,新荒,今鳴,山坂,手青是我弱虫喜歡的cp。是小卷大癡漢!是不成熟的文手。三次元最愛2d!艾路和柯拉羅。最近最愛爆轟!

【爆轟】襯衫上的口紅

設定:社長爆轟x秘書轟



*有微車,感覺ooc,已交往設定




   轟洗衣服的時候發現爆豪襯衫上面有口紅印,上面還有不屬於自己的香味。轟厭惡地直接丟進垃圾桶,轟知道這樣很不像他自己,但心情就是很不爽。




    轟現在是爆豪事務所的秘書,爆豪是開著英雄事務所的社長。以最高效率最唯我獨尊稱霸的一間英雄事務所,名字自稱爆殺王嚇到了不少人,意外卻是最可靠最優秀的英雄事務所。公司裡的職業英雄們都知道一件事,秘書和社長在交往,下一步還是以結婚為目標的程度。對於偶爾打開社長辦公室看到兩人親密,已經是公司家常便飯的事情。




    今天事務所氣氛怪怪的,在場的英雄都感覺到社長的秘書冰塊比以前更冷上一層。爆豪知道自家戀人在為襯衫上的口紅印而生氣,也看到轟直接把襯衫丟到了垃圾桶,這些爆豪一點都不意外,只是還沒等自己開口解釋自家戀人連早餐都不吃就直接出門了。現在也沒有理自己一分一秒,埋頭地工作。在當初設計事務所時,爆豪故意要求秘書工作的地方要在他的視線範圍,主要是要監督自家戀人有沒有好好的吃飯和範圍內的工作量,其次只是想一直看著轟罷了。




    午飯時間,轟二話不說起身往門外走,手不意外被爆豪抓住了。被硬塞了個便當盒和水瓶後,爆豪自己乾巴巴地走回自己桌上吃自己做的便當。轟乖乖坐回座位,打開便當盒,拿起筷子,食物並沒有罪。沒有吵架的時候,轟喜歡坐在爆豪的腿上撒嬌雖然是面無表情,爆豪看著自家戀人吃著自己做的便當一臉幸福,爆豪很慶幸自己料理天分不錯。




    就這樣耗過了一天的上班時間,爆豪起身準備和轟一起回家卻看到轟還埋頭在電腦工作。




   “焦凍,回家。”




   “工作還沒做完。”




   “之後再做!”




   “可是………”




   “社長命令!”




   “我今天不想回家。”又埋下頭繼續工作。都說爆殺王事務所敢和社長頂嘴和能阻止爆豪的永遠只有一個轟焦凍。




   “別他媽管工作,跟我走!”爆豪隨便把轟工作用的電腦塞進轟的工作包就拉著轟走了。吃完晚飯爆豪就直接把轟帶進酒店。




   “等……為甚麼來這種地方。”轟進了酒店有點掙扎只是對爆豪一點用都沒有。




   “是你說不想回家的。”爆豪直接坐上房間裡帶有放腳的沙發上。也不知是誰想的鬼點子,工作桌就在沙發對面。轟也不管爆豪,直接坐在工作桌上把爆豪塞進去的電腦打開繼續自己的工作。一瞬的畫面就像有欣賞自家秘書工作畫面的霸道老闆一樣。




   “靠!你還敢給我繼續工作!”爆豪直接合上那台筆記本,如果情況可以爆豪現在就想炸了這台電腦。轟也不在意抬頭看了看爆豪,就擅自拿起遙控器坐在床邊緣看起了推理劇。爆豪直接拉起轟往洗澡房丟,爆豪暴躁地坐在靠近浴室的那張床,本來拉下的浴室窗簾緩緩上升,裡面的景象在爆豪眼裡看得一清二楚,只是轟沒脫衣服,視線還盯著電視看。已經無比熟悉自家戀人的爆豪直接把電視給關了。




   “我是不介意看你從頭洗乾淨的樣子,總之快洗!”不意外窗簾又被拉了下來。轟脫掉自己的衣服走進洗澡區,往窗簾的縫隙看到爆豪一臉不爽地打著電話,轟覺得身體有點冷打開熱水溫暖自己。轟洗完出來爆豪就直接進去了,轟有點悶悶不樂地把頭埋在枕頭裡,腦裡很不冷靜地想象爆豪和女人各種畫面。打斷轟的胡思亂想是床向下沈的感覺,轟回過頭爆豪身下只圍著一條浴巾,湊了過來似乎是想吻轟,轟轉回頭避開了爆豪的親吻。




   “今天我想用背面。”




   “哈啊?”




   “不然就不做了。”轟抱著面前的枕頭,頭埋在裡面聲音悶悶的。




   “嘖,我知道了啦!”爆豪直接脫掉轟身上的浴衣,白皙的背部和屁股對著自己。終究還是有點不爽的爆豪直接在轟的背上咬了一口。



 




  “反正 射 多少在裡面也懷不了孕……”轟把自己的頭埋在枕頭裡悶悶地說著,只是爆豪還是聽到了,這傢伙又在亂想甚麼?




   “嘖。”看不到臉。也不管還是不是處於興奮狀態,爆豪直接抽了出來把轟強行轉過身,看到的卻是轟眼睛不知甚麼時候掛上的淚水表情帶著委屈和半分害怕。




   “你這是甚麼鬼表情啊?!不想做直接和我說啊!”爆豪生氣準備離開卻被轟抓住了。




   “果然還是女生比較好嗎?”




   “你又在亂想些甚麼?”




   “因為那個口紅…”爆豪再一次湊向轟,轟直接避過爆豪的親吻,爆豪手掌捏住轟的臉直接 強 吻 了下去,轟抵抗,只是力氣並不構成任何對爆豪的威脅。看著身下的人笨拙地在接吻又忘了呼吸時,放過了對方變通紅的嘴脣。




   “咬我吧!”




   “甚麼?”




   “竟然你覺得我沒安全感,那你自己在我身上留下你的記號啊!”轟爬了起來,直接在爆豪的後頸用力一咬,留下了重重的咬痕,轟知道那是爆豪最敏感的地方。




   “你知道你在玩火吧?”




   “嗯,繼續吧剛剛的。從正面。”






   轟睜開眼揉了揉眼睛,和昨晚不一樣的房間景色,眼前是自己和爆豪的房間,身體已經被洗得乾乾淨淨,身上還穿著爆豪的睡衣。一臉疑問,唯一一個能回答自己疑惑的人卻不在。轟掀開被子準備下床,腳一站在地板上,身體的痠痛涌現出來,讓轟無預警地詭坐在地上。房門被打開的聲音,爆豪看到轟坐在地上開始發呆,二話不說把手上的東西丟一邊把轟抱回床上。




  “玫瑰花?又要送給誰?”轟第一次覺得自己是這麼的小心眼。爆豪撿起的花束直接遞給了轟,轟抱著花一臉茫然。爆豪從褲袋裡面拿出一個四方的盒子打開直接伸向轟。




   “和我結婚!”




   “不要。”轟抱緊了大大的玫瑰花束別過頭。




   “甚麼?!”




   “你是襯衫有別人口紅的男人,我不嫁。”




   “你還在意這事啊?!那只是和切島去喝酒,那傢伙居然搞混了帶我去人妖酒吧!是那時候親上的!”明明是解釋誤會,爆豪看到轟很沒良心地笑得開懷。算了,這傢伙開心就好。




   “可以安心嫁給來了吧?”




   “嗯。”




-end-

番外小劇場:

(1)

   “為甚麼我在家裡?”




   “誰要睡酒店啊!又不是 約 炮 ?!昨晚你睡著把你洗乾淨,直接退房把你背回家的。”




   “那為甚麼是穿你的睡衣?”轟舉起自己的手,看著明顯過長的衣袖。




   “隨手拿的!誰叫你睡得像豬一樣!”只是為了自己的私心。




(2)

   “為甚麼是送我花?”




   “還不是你老是說我不浪漫嗎?!這樣可以了吧?!”

   



  “可是在床上求婚一點都不浪漫啊?”

   



  “你這家夥!”




(3)

   “對了。那時你在酒店我還在洗澡的時候你打給誰?”




   “切島那傢伙啊!害我被誤會當然臭罵他一頓!倒是你為甚麼突然說甚麼懷孕和女人啊?!”




   “那口紅以為是女人的……我就以為你會喜歡小孩子或女人的 身 體 啊……”




   “我會是那種人嗎?!”轟搖搖頭。




   “那你懷疑甚麼!我討厭小鬼,不過你硬要的話,不是不可以去看看啦!”




    “嗯。”

 








本來酒店和口紅是分開的,至於為什麼寫酒店這全是最近住的酒店的錯!!!好好的房間設計成這樣子讓我怎麼受得了!!!自己覺得把轟寫得有點ooc了抱歉orz



评论 ( 7 )
热度 ( 107 )

© Ahoki | Powered by LOFTER